投资北京国际有限公司
京津冀一体化

开启通州副中心建设,引领京津冀“东线”腾飞

    

    经过一年多的深入研究和细致论证,京津冀国家战略的顶层设计即将完成,《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颁布在即。与此同时,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一步,通州副中心建设正式启动。由此,京津冀“东线”地区进入全面破题阶段。

    

    迁移北京市行政资源,通州副中心终于圆梦

    通州,千年京杭大运河的北起点,在非首都功能疏解和区域一体化的时代背景下,正在迎来历史的转机。从北京市总体发展态势来看,西、北两侧为山系环绕,缺乏延展空间,而且是生态涵养区和限制开发区域,产业与人口承载能力有限。因此北京的城市空间拓展只能“孔雀东南飞”,一是沿长安街向通州发展,二是沿南中轴延长线向大兴,乃至河北腹地延伸。然而现实情况是,“有城无产”、低端功能过度集聚等问题正日益制约着通州的发展,快速飙升的房价也无形中影响了高端要素向京东地区汇入。可以说,北京市沿长安街向东发展面临诸多阻碍,“东飞”梦想一直难以实现。近十多年来,将通州作为“城市副中心”的提法更多是考虑导入一般性资源,很难占据发展制高点。
自从2014年2月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优化空间结构、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破解大城市病等成为关键词,如何将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在京津冀空间范围内重新调整和布局,腾挪、转移,集聚,形成内部新区域中心和新增长点,支撑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建设,成为各方争论的焦点。集中迁移市属行政资源,重启城市副中心建设,成为北京市的战略抉择。
    纵观历史,行政中心迁移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事关国家与地区发展的百年大计。古今中外有许多行政中心迁移的案例。仅二战后世界上有巴西、德国、哈萨克斯坦等20多个国家建立了新都。其中,巴西由偏居东南的里约热内卢迁都至国土中部高原,使得区域失衡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减弱,而且原首都里约热内卢“文化之都”的形象得到增强。日本在1990年前后达成迁都共识,决定将国会和部分国家机关由东京迁往外地,并相继建立了新宿、涩谷和池袋三个城市副中心。其中,东京市政府迁至了新宿。新中国成立后,我国虽未曾迁都,但很多城市采取了行政中心迁移方式。尤其在珠三角地区,深圳、东莞、惠州都进行了都市区城市行政中心迁移:深圳选择行政中心跨区迁移,其迁移核心体现在与珠三角合作的区域一体化和深港同城化两个层面;东莞行政中心迁移源于空间管治驱动,以达成新旧中心城市功能的置换;惠州行政中心跨江迁移,为的是促进新城市增长极的形成。这三种迁移模式的成功实现有助于探索都市区行政中心与经济中心的耦合互动发展路径,对非首都功能疏解与京津冀协同发展有很好的借鉴和启示作用。
因此,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一步,全面启动通州副中心建设,将直接带动区域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资源的供应能力,强力提升产业能级,有效辐射广大京东板块,带动京津冀“东线”发展。

    打造通州副中心,京津冀“东线”的发展极核已然确立
    打造通州副中心,是优化北京城市空间格局,提升首都服务功能,加快塑造京津轴线,有力支撑新型首都圈和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的多赢之举。
按照投资北京智库崭新的“三线”理论,京津冀一体化建设的“东线”地区,大致由津冀海岸线向内陆腹地纵深扩展100公里,主要涵盖河北省临海的唐山、秦皇岛、沧州三市,廊坊市北三县(三河、大厂、香河),天津市全境,北京市东部的通州、顺义、平谷三个区县。该地区凭借不足京津冀地区1/4的土地、1/3的人口,创造了近1/2的GDP;地均GDP约为京津冀平均水平的2倍,人均GDP约为京津冀平均水平的1.4倍,是整个京津冀地区实体经济的主阵地,发展基础良好,潜力巨大。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京津冀“东线”地区先行先试,积极引领区域一体化进程。2014年8月,京津冀旅游协同发展第二次工作会议明确北京市平谷区、天津市蓟县、河北省兴隆县、三河市、遵化市五地组成北京东部旅游联合体,打造特色齐全、功能完备、集北国风景名胜之大成的“京东休闲旅游示范区”。截至目前,京东旅游一卡通与产业联盟、京津冀口岸通关一体化等深入实施,京津冀首条城际轨道交通平谷线完成上报,“泃河流域生态合作试验区”、“平(谷)三(河)蓟(县)兴(隆)新型发展带”等新发展思路不断细化。
    而随着通州副中心正式启动建设,京津冀“东线”的发展极核已然确立,平谷、密云等昔日远郊区县距离市中心不再如此遥远,燕郊、香河等地也不必像现在这样大规模跨省通勤,跨区域产城平衡的示范区将就此形成。以通州为龙头,联合平谷、三河(燕郊)、香河、大厂、蓟县、宝坻等地,率先构建跨界市镇群,打造京东地区中型城市联合体,将为京津冀城市群建设增添靓丽一笔。

    打造“中国航空商务谷”,京津冀“东线”应具有全球眼光
    众所周知,京津双城问题一直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点与难点,京津轴线上究竟如何进行产业布局困扰各方多年。在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的最新版《首都经济圈规划》中,正式将天津滨海新区纳入首都经济圈,提出建设京津科技新干线——即西起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经北京大兴、通州、河北廊坊向东延伸至天津滨海新区的带状区域。共同打造京津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特区,建成国际领先的产业技术原创地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引领区。
    如果要进行形象化的比喻,那么主导京津冀城市群发展格局的京津轴线发展带好似是京津冀加深合作,推动区域一体化的“干细胞”,而且已经发育多年,不断成型。从最初的京廊津电子信息产业走廊,升级到目前的京津科技合作轴(亦称“京津科技新干线”),未来极有可能发展成中国航空商务谷。与之相伴的是,随着这一“干细胞”的不断发育和成熟,由此推动周边地区的产业梯次升级——目前京津科技轴的建设,使得这一区域的传统电子信息产业特别是加工制造环节向两侧的廊坊中南部腹地、沧州、唐山、秦皇岛等地由近及远依次转移,而随着这一轴线内航空、商务、金融等高端要素的不断集聚,京津科技轴即将升级为中国航空商务谷,更加有力地驱动京津冀区域强劲发展。
    目前,在京津轴线上正在崛起顺义天竺空港城和国门商务区,通州商务园和台湖环渤海高端总部基地,武清商务区等商务、金融服务板块。而且在最近,环球影城正式落户通州区,亚马逊、阿里巴巴、当当网等电子商务企业的项目在天津市武清区、西青区一带聚集。结合已经具备一定发展基础的首都国际机场(全球第二大空港)、北京临空经济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临空经济区)、天竺综保区(中国首个依托空港建设的综保区)、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及临空经济区(中国发展最快、经济实力最强的临空经济区,是中国航空航天产业高地)、天津港(全球第四大海港)、东疆保税区(中国面积最大的保税港区,我国航空金融租赁的龙头)、于家堡金融区(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金融商务区)等高端功能板块,一条世界级航空航天经济隆起带正在京津冀“东线”地区加速形成。

    考虑到5年后北京新机场(全球最大的机场)及临空经济区(中国首个跨省区建设的临空经济区)初步建成,由此形成以顺义、大兴、滨海新区为顶点的巨大三角形航空经济高地。它将是京津冀乃至环渤海地区航空产业核心区和金融商务服务业的重要承载区,也是与环渤海港口群互动,共同支撑京津冀城市群的重要板块。笔者更倾向于将其命名为“中国航空商务谷”。用“谷”来命名,是因为“东线”区域内已经有平谷桃花谷与中国乐谷、亦庄联东U谷、廊坊科技谷、武清京津科技谷等,而且这一区域的确属于地理学上的谷地。依托京津冀城市群的支撑,它完全可以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空天经济高地,带动中国航空经济大发展。

    作者:张立鹏